2万亿元负债 倒逼高速公路“收费扩张”

的照片

  本报记者 朱琼华 上海报道

  今年十一,全国高速公路首次免费通行。

  据交通部科学研究院专家估算,如果全年重大节日免费,全国高速公路少收费200亿;而业内人士估计,此举意味着高速公路上市公司业绩降低2%。

  多家高速公路上市公司以及地方高速公路城投公司给本报记者的回复几乎一致:此次高速公路免费通行将严格执行国家政策,而去年交通部等五部委推行的清理高速公路收费工作开展以来,已经将清理意见上报国家部委。

  “外界对高速公路暴利有误读,那只是毛利率,如果从投资回报率来看,我们只是微利。”深高速内部管理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

  9月27日,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赵坚向本报记者表示,20年来中国“大跃进”式修建8万公里高速公路,已将中国高速公路负债额推高到至少2.3万亿,各高速公路公司债台高筑。在短期来讲,高速公路免费通行是空中楼阁。

  暴利?微利?

  根据Wind资讯统计,2012年中报,19家高速公路行业上市公司的平均毛利率为61.76%,超过暴利产业房地产40%的毛利率。

  不过,“暴利”之说,似乎并不被高速公路公司认可。9月27日,深高速内部管理人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年报反映的利润率,没有反映出高速公路长期还债的情况。”上述管理人士表示, 建设1公里高速,耗资将近1亿元。而按照银行贷款的一年期贷款利率6.56%来计算,一年的利息为656万元/公里。高速公路建设投资额巨大,一般背负着银行的高额债务,每年背负着还本付息的巨大压力,“没有二三十年无法回收成本”。

  上述管理人士认为,按净资产收益率来看,高速公路也不高,高速公路公司总资产、净资产都会比较大。高速公路投资数额巨大,投资周期长,投资回报率低,目前国内的19家上市高速公路公司投资回报率均低于社会平均投资回报率。

  而据东兴证券2011年发布的研报,高速公路板块中,净资产收益率最高的现代投资(000900.SZ)为18.8%,最低的龙江交通(601188.SH)仅为3.8%。

  而重庆路桥公司董秘张漫曾直言,他们不是暴利行业,现在只是微利,如果不是因为银行下调利率,他们一年忙到头是在为银行打工。

  隐秘的“超期收费”

  1984年,中国第一条高速公路——沪嘉高速建成运营。赵坚介绍,从沪嘉高速公路开始,中国有了“贷款修路,统一还贷”的独特模式,此后这一模式在全国遍地开花。

  《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下称“《条例》”)规定:“政府还贷公路的收费期限,按照用收费偿还贷款、偿还有偿集资款的原则确定,最长不得超过15年”,“政府还贷公路在批准的收费期限届满前已经还清贷款、还清有偿集资款的,必须终止收费”。

  “高速公路大举建设,最大的问题是融资难题。”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一位官员曾对本报记者表示,湖南高速近年来建设提速,当地财政无法跟上步伐,和河南、陕西等许多省份一样,成立投融资平台公司,吸纳包括银行、社会企业等多元渠道资本。上述依靠社会资本建设的公路,称为“经营性公路”。

  对于“经营性公路”收费,《条例》有明确规定:“经营性公路的收费期限,按照收回投资并有合理回报的原则确定,最长不得超过25年;在国家规定的中西部地区,最长也不得超过30年。 ”

  “赵坚表示,中国高速公路公司大多为地方政府运营,一方面需要为已经建设好的高速公司偿还贷款,另外一方面还要为在建、新建、未来建设的高速公路筹融资资金,这导致部分高速公路的收费已经偿清了银行贷款、回收了建设成本仍在收费,用以弥补那些不赚钱的高速公路亏损额。

  于是,国内部分高速公司悄然改变性质,“超期收费”。赵坚介绍,有一部分“政府还贷型”公路已经变身为“经营性公路”,收费周期从15年延长至25年或30年。

  免费道路有多远?

  “十一高速免费,肯定对公路收益有所影响,但我们完全按照国家政策实行。”前述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高管向本报记者表示。

  去年,交通运输部等五部委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公路收费专项清理”行动,其主要工作内容为清理公路的超期收费、通行费标准过高以及不合理收费。

  “高速公路收费如果到期,我们一定会按照法规免费。”上述高管表示,不过这一周期较长,免费的高速公路需要符合条件,也需要逐步进行。

  赵坚表示,从近期来看,高速公路逐渐实现免费难度很大,因为负责公路融资的全国地方城投公司均已经负债累累。

  2012年,国家交通部新闻发言人何建中公布了一组数据:中国收费公路累计投资总额为3.65万亿元,债务余额为2.32万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4%,“2.32万亿债务,必须连本带息归还投资方,收取通行费就是为了还这笔钱”。

  交通部科学研究院交通财政与金融研究所常务副所长胡方俊直言,目前国内多条高速公路的管理者的目标仅是希望能够按时“还本付息”。

  “全国众多地方城投公司未来偿债能力堪忧,免收高速公路费是空中楼阁。”赵坚表示,早在去年4月,云南省公路开发投资有限公司因为负债压力过大,向债券银行表示“支付息不还本”。

  而今年3月,何建中分析,国家批准的86000公里的国家高速公路网,目前只完成了5.87万公里,还有将近40%的路段没有建成;从发展需求来看,至少还需要10年左右的集中建设时期。

  “按照国家公路网的规划,高速公路建设潮还没有停止。”赵坚表示,这意味着未来中国地方政府继续承担着融资的能力,而地方政府城投公司已经负债累累,或再难以从银行轻松贷款,在这样的背景下,高速公路“银行借款-建设大跃进-收费还贷-再大举建设”的模式还将继续。

  在赵坚看来,中国大跃进式的高速建设模式,需要巨额的投资,无法借鉴国外经验,“除非将速度慢下来”。

声明: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汽车城立场。本文地址:http://www.zgqcc88.com/11267.html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请先 后评论

上一篇

国产新君威有望11月上市 预售约19万起

下一篇

外观重点改造 新捷达外观内饰实拍详解(一)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