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lodyne发展史:34岁的音响公司如何引领自动驾驶革命

* Velodyne CEO David Hall

David Hall 于 1983 年创立 Velodyne,当时这家公司是一家音响公司。进入新世纪后,Hall 开始在中国生产低音炮音响。此前在接受访谈时,Hall 表示自己是听到美国政府要资助研究人员研发自动驾驶汽车才选择回国。

Hall 通过数年的改进终于打造出一款 64 线旋转激光雷达,这台设备也成了DARPA 挑战赛冠军队伍的最爱。此役之后,Velodyne 的命运被彻底改写。

现如今,激光雷达几乎成为汽车厂商、科技公司研发自动驾驶汽车的标配。Velodyne 表示公司预计将在“2018年到2019年某个时间点进行IPO”,但 Hall 的野心不止于此,他准备明年直接将激光雷达的年产量从几万台提升到至少 100 万台。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要打算怎么做才能满足自动驾驶市场对激光雷达与日俱增的需求?

输入密码后,David Hall 位于海滨别墅的电子门缓缓打开。这里虽然面积巨大,但绝对不是你想象中科技新贵们居住的豪宅模样,它只是美国湾区阿拉米达岛上一座破旧的房屋,就像一座用木头、金属和混凝土混搭出来的实验性建筑作品——这就是 Hall 最爱的“避难所”,他的许多杰作都在这里诞生。

不过,Hall 可不是一般的研究人员,他是揭开自动驾驶革命序幕的急先锋。今年 66 岁的 Hall 是激光雷达公司 Velodyne 的 CEO,他的公司负责为自动驾驶汽车提供“眼睛”。

这座破旧的房屋并没有挡住 Hall 和他的团队创新的脚步,在一个只有谷仓大小的车间里,他正和自己的工程团队打磨着自己最新的产品,这是一项能让船只在巨浪滔天的海上保持平衡的技术。

Marta是Hall的妻子,也是Velodyne 的商业开发负责人,她正在别墅里专门搭建的艺术工作室里绘画和雕刻。

这对夫妇平时开的那辆福特 F-150 皮卡停在一台笨重的起重机附近,而起重机的主要任务就是拖拽 Hall 平时居住的船屋。进入船屋的起居室,你就能听到运河的水流拍打着海岸,而这条沉睡的运河就是奥克兰和阿拉米达岛的天然分界线。

对 Hall 来说,这是个远离硅谷尘嚣的世外桃源。“我是个工程师。”有遁世情节的 Hall 说道。“不过从本质上来讲,我也是个内向的书呆子。”

阴差阳错上了自动驾驶的“贼船”

2006 年,Hall 为自己的发明——一台多光束旋转的激光雷达申请了专利,而正是这款产品阴差阳错的将 Velodyne 推到了这场搅乱汽车和科技行业革命的风暴中心。

Hall 研究激光雷达也是一时兴起。1983 年就成立的 Velodyne 此前是一家成功的专业音频设备生产商。不过,由于 Hall 的性格是喜欢折腾,喜欢创新,这家公司经常也会经常尝试新的东西。

Hall 无意间看到当时美国国防部资助的一项无人驾驶汽车比赛,他也就此陷了进去。通过数年的改进,Hall 终于打造出一款 64 线旋转激光雷达,这台设备也成了无人驾驶比赛冠军队伍的最爱。

卡耐基梅隆大学教授 William Whittaker 盛赞 Hall 的发明,称这款激光雷达是革命性产品。

这场无人驾驶比赛也就是著名的 DARPA 挑战赛。此役之后,Velodyne 的命运被彻底改写。它从一家小型家族企业变成了炙手可热的超级新创公司(34 岁的新创公司),Hall 手上的技术足以再造整个交通运输和机器人行业。

比赛结束的 10 年后,Velodyne 成为车用激光雷达的顶级供应商,它的产品几乎占据了全球各家科技巨头自动驾驶测试车的车顶。

通用、福特、Uber 和百度都是 Velodyne 激光雷达产品的大买家,就连重型机械公司卡特彼勒也在使用 Velodyne 的激光雷达开发体型庞大的自动驾驶矿车,而谷歌在研发出自有激光雷达前也一直是 Velodyne 的客户。

放眼整个业界,没有公司能像 Velodyne 一样满足市场不断增长的需求。

目标是年产百万台激光雷达

虽然满足客户需求的过程是一场艰苦的战斗,但谁都想在这场无人驾驶淘金热中得到像 Velodyne 这样完美的位置。

今年,Velodyne 营收将达 2 亿美元。下一步,Velodyne 的目标是冲击 10 亿美元销售额。

去年拿到百度和福特 1.5 亿美元的投资后,Velodyne 正在快速扩充产能。这笔钱是 Hall 拿到的第一笔外部投资。此前他唯一融到的钱是来自亲朋好友筹来的 20 万美元创业资金。现在的 Velodyne 并未公布公司估值,但福布斯认为这家公司估值已经达到 20 亿美元,成功晋身独角兽行列。

由于 Hall 占有公司股份 50% 以上,因此他的身价也突破 10 亿美元。Velodyne总裁Mike Jellen 表示公司预计将在“2018年到2019年某个时间点进行IPO”。

不过,Hall 的野心可不止于此,他准备明年直接将激光雷达的年产量从几万台提升到至少 100 万台。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正在加紧改造 Velodyne 的圣何塞工厂。

这座工厂自动化程度颇高,可以大幅降低激光雷达成本,让竞争对手望尘莫及。其实这座工厂就是一座小号的特斯拉超级工厂,这里由机器来制造机器。不过,Hall 可能要抢先一步,因为特斯拉超级工厂恐怕 2019 年或 2020 年才能实现工厂自动化。

如果 Hall 明年真能得偿所愿,Velodyne 就能走在两项大变革的前列:学会自动驾驶的汽车和学会自动生产的工厂(还需要人类技术员和程序员辅助)。

“我有这样一个目标,你的工厂能关了灯继续生产吗?我的工厂就准备实现这样的目标。”Hall 说道。

圣何塞的 Velodyne 新工厂

虽然 Hall 正在成为一颗冉冉升起的科技巨星,但他依然保持着典型的工程师性格。

与被闪光灯包围的生活相比,他更愿意躲在实验室里敲敲打打。褪色的蓝色牛津衬衫、卡其裤和慢跑鞋才是他最舒服的装备。当话题转移到自己身上时,他总是简洁的说两句就转移话题。但一旦谈到产品,Hall 的眼神马上闪着光,就像上世纪 70 年代,他为雷声公司和哈佛医学院打造产品时的神情一样。

不断尝鲜的创新极客

Hall 在康涅狄格州长大,他父亲是一位核电站工程师,他祖父是一位著名的物理学家。Hall 长到十几岁后,爷爷帮他搭建了第一个工作室。在这里,Hall 给一辆自行车装了发动机,还造出了吵得街坊四邻频频摇头的吉他扩音器。

上世纪 70 年代初,Hall 进入克利夫兰凯斯西储大学学习机械工程,毕业后他来到波士顿开了一家店,专门为科技公司、医学院和工厂制造零部件。

虽然这项工作乐趣十足且能发挥 Hall 的创造力,但只给别人打工的生活不是 Hall 想过的。因此他决定转向消费级产品,让人们用上自己的品牌。

“当我走在街上大声喊出自己的品牌,如果人听过或用过的话,我会非常开心。”Hall 回忆道。

进入 80 年代后,Hall 来到旧金山湾区,他计划进入音响市场,当时这一市场正在冉冉升起。“如果你当时逛过音响店就会发现,人们对于音频设备永不满足,他们一直在等待新产品的出现。”Hall 说道。

在家人的支持下,他果真做出了自己的音频专利产品,随后 Hall 将公司命名为 Velodyne,致敬自己深爱的自行车运动。Velodyne 的扬声器当时卖到 2000 到 5000 美元,但依然一路畅销。

随着公司业务的扩大,Hall 的兄弟 Bruce 也加入了 Velodnye。当时 Velodyne 的客户不但有湾区的体育明星,还有英国歌星罗比·威廉姆斯。不过,随着音频行业竞争加剧,价格战开始打响,Hall 不得不重新寻找新的突破口。

在市场上寻觅了一番后,Hall 做起了搏击机器人,当时电视上正在热播《机器人大擂台》这档节目。在 2001 年的总决赛中,Hall 的机器人屈居第二。不过,这样的比赛并不足以挖掘 Hall 的真正实力,DARPA 挑战赛的到来才是他真正崛起的时刻。

2002 年开始,Hall 尝试了多项技术,包括摄像头和激光,他甚至在 2004 和 2005 年亲自坐进车里体验了赛车比赛。在发现摄像头的局限性后,Hall 将目光转向了激光雷达。

借助 Hall 的激光雷达,Whittaker 的团队成功拿下 2007 年的比赛并带走了 200 万美元的奖金,而当时的谷歌无人车之父 Sebastian Thrun 则拿下了比赛的第二名,他的团队使用的也是 Velodyne 的激光雷达。

如果你熟悉自动驾驶行业,就会发现当下闪耀的巨星们都是 DARPA 挑战赛的老兵,而他们大多数都成了 Hall 的客户。

Velodyne 的总部设在圣何塞,不过公司的研发人员们其实都聚集在圣何塞北部 38 英里处的研发实验室中。在这里,计算机科学、电子工程、物理和光学领域的博士们齐聚一堂,探讨着如何让激光雷达性能再更上一层楼。

借助自动化工厂独霸市场

Velodyne 的激光雷达拥有 360 度视野,无论白天还是黑夜,车辆都能通过它“看到”半径 200 米内的物体。

去年,Veldonye 卖出了数千台激光雷达,今年 Hall 准备将销量提升到数万台,其中 16 线激光雷达价格为 8000 美元左右,而最贵的 64 线则售价为 8.5 万美元。

福特自动驾驶部门负责人 Jim McBride 表示:“市场上 Velodyne 几乎没有竞争对手,因为没人拥有它那样先进的技术。”

不过,后来者并未放弃追赶,Quanergy 融到了 9000 万美元的资金计划用于开发固态激光雷达。新创公司 Luminar 则声称自家激光雷达的探测范围和影像质量属于业内最佳。

今年,Velodyne 将推出新款 Velarray 固态雷达,它的任务就是在低端市场与其他对手进行“见红的肉搏战。”当然,Hall 还准备了探测距离更远的高端激光雷达来守护自己的领先地位。

眼下,Velodyne 的领先地位依然不可撼动,因为其他厂商都没找到量产的诀窍。如果技术公司不使用 Hall 的激光雷达,那么他们在市场上绝对找不到能足量供应激光雷达的第二家厂商了。简单来说,在量产激光雷达这个问题上,没有人比 Hall 更有经验了。

不过,在自动驾驶行业,也不是所有人都对激光雷达有信仰。硅谷“钢铁侠”特斯拉 CEO Elon Musk 就是其中之一,特斯拉更倾向于使用摄像头、雷达和超声波结合的系统,Musk 认为这套系统的感应能力已经绰绰有余。

当然,没有特斯拉,自动驾驶的市场还会继续运转,现在路面上奔跑的数千辆自动驾驶测试车大多数都使用 Velodyne 的产品。不过,这些车辆到底何时才能交付到用户手中谁也说不清楚。

IHS Markit 认为,到 2025 年自动驾驶汽车销量将攀升至 60 万辆左右,随后年均增幅至少在 43% 以上。这也就意味着,到 2035 年,路上奔驰的自动驾驶汽车将达 7600 万辆。Velodyne 总裁 Mike Jellen说,Velodyne 的预测是,这一领域在未来几年每年至少有 300% 的增长。

这样巨大的市场恐怕谁都会心动,尽管 Velodnye 目前有 530 名员工,但Hall仍然希望抓紧时间改造工厂。今年早些时候,Velodyne 的圣何塞工厂正式启用,在生产线工作的工人约为 200 人。不过,18 个月后,也许他们就会被机器人替代,而机器人工厂的细节现在还是 Hall 心中的秘密。

“想年产百万台激光雷达,工厂不自动化生产是不可能的。”Hall 说道。“与营销相比,我认为自动化工厂有趣多了。”

来源:雷锋网

声明: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汽车城立场。本文地址:http://www.zgqcc88.com/73630.html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共享宝马汽车来了!不加油每公里1.5元 比桑塔纳还便宜

下一篇

解决新能源指标即将到期的困扰 腾势400车型优惠促销进行中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