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西红柿和椰子,也能造车了?

在这个环保主义盛行的时代,各家车企都在积极探索哪些新材料可以投入到汽车制造环节当中。

不过,除了车企之外,有一群学生们也没闲着,荷兰埃因霍芬理工大学的学生们制作了一辆叫作「Lina」的试验车,重要的是这辆试验车的大部分材料使用的都是植物。

这些学生们首先构思了一套新材料搭配方案,他们选用亚麻作为生物基复合材料,亚麻的强度接近于玻璃纤维,可以提高复合材料的刚度。随后,他们使用由甜菜降解之后的树脂制作了一组生物塑料蜂窝材料,这种材料被夹在两层亚麻生物纤维中间共同组成整车结构体。

由甜菜和亚麻共同组成的复合材料构成了 Lina 的车身、底盘以及内饰部件,除了以上结构之外,这辆试验车上搭载了一套纯电动动力系统,两台电动机的综合最大功率为 8kW,Lina 极速为 80km/h。(妥妥的老年代步车…)

另外,试验车的车门上还使用了 NFC 技术,可以用来识别不同用户,为投入到共享汽车平台中做好准备。

埃因霍芬理工大学的学生团队认为,与其他新材料相比,他们的甜菜亚麻复合材料可以有效减小碳排放量。不过,Lina 是否能够通过碰撞试验还很难说,因此这款试验车距离量产还有一段距离。

既然提到了大学生团队,就不得不再提一支队伍:华威大学。他们打造的 F3 赛车中使用了甜菜和胡萝卜。其中赛车方向盘由胡萝卜纤维打造而成,车身则使用了甜菜以及其它蔬菜纤维材料。另外,这辆 F3 赛车搭载了一台从宝马车上拆下的柴油发动机,这台发动机允许使用生物燃料驱动。燃料当中包含一部分红酒及巧克力残渣。

团队负责人的介绍,赛车的极速可以超过 200km/h。

福特看中了植物纤维材料的潜力

看完了学生团队的作品,我们再来看看车企是如何使用食物材料造车。早在 1941 年,福特就曾尝试使用黄豆、小麦等农作物作为材料打造整车,而在 2014 年的时候,他们又与亨氏达成了合作(就是为肯德基提供番茄酱那家公司)。

亨氏平均每年要消耗 200 吨番茄用来制造番茄酱,同时产生大量的籽、根茎、表皮等废料。恰好福特认为这些废弃的番茄纤维可以用来替代石油化工材料,他们将干燥处理之后的番茄表皮用来制造内饰部件。

除了番茄之外,福特还使用椰壳、椰棕制作了一批车用塑料加强件。未来,这些椰子混合材料还将用在车身外饰部件上。也许是看中了植物纤维材料环保又不依赖能源的特性。去年,福特与龙舌兰酒制造商 Jose Cuervo 也达成了合作,他们将龙舌兰植物纤维用于汽车空调系统线束及车内储物格当中。

作为烈性酒的生产原材料,龙舌兰植株的生长周期最短为 7 年,收割之后,植株的中心部分将会被烘烤压榨制酒,最后则会有大量的纤维剩余。龙舌兰纤维在美观度、耐久度及耐高温方面表现优秀,因此,福特决定选用这项材料来替代现有车型当中的塑料元件。

奔驰曾使用一种天然纤维增强热塑性复合材料用来打造内饰件,这种复合材料一共由麻纤维、竹纤维、甘蔗渣纤维组成,价格低廉的同时还具备可降解、可回收、可再生等优点。与木质纤维相比,奔驰使用的这种复合纤维材料可塑性非常强,可以满足一些复杂的构造成型。

三菱化学目前开发出了一种叫作「Durabio」的材料,这种材料以从植物当中提取的异山梨醇为原料,同时具备耐热、耐湿等特点。根据他们的介绍,Durabio 材料可以用于汽车触控面板领域,例如制造中控大屏。

在各种新材料层出不穷的情况下,蔬菜以及植物纤维材料也开始慢慢展现自己的潜力,低成本、利于环保、可塑性强等特点意味着这些材料完全适用于汽车。可以预见的是,食物材料未来应用于汽车上的案例将会越来越多,汽车终究有一天不再是冰冷的钢铁机器。

声明: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汽车城立场。本文地址:http://www.zgqcc88.com/73770.html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请先 后评论

上一篇

搅乱自动驾驶汽车的大脑?在路标上动动手脚就能搞定

下一篇

无人驾驶引发的波澜:浅谈无人驾驶的连带效应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